新用户注册送310|养老金改革:马克龙挑战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

2020-01-09 11:43:31 来源:糖果派对网页版登录 阅读:2393

新用户注册送310|养老金改革:马克龙挑战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

新用户注册送310,▋作者 孙兴杰

最近,法国巴黎由于大规模举行罢工陷入混乱,起因是马克龙政府要改革法国的养老金制度。

改革的核心内容是结束法国养老金制度的“多轨制”。目前,法国至少有42种养老金,其中13种被视为“特殊待遇”,主要面向电气、燃气、铁路、医院等公共事业部门的工作人员。这次改革动了这部分人的蛋糕,无怪乎他们首先以瘫痪交通作为报复。

马克龙上任之初就提出改革养老金制度,想以此激活劳动力市场。总理菲利普也认为,如果现在还不进行认真彻底的改革,等后来人再改,情况比现在还要糟糕。法国的养老金已经出现了较大的缺口,当前养老金支出占国民收入的14%,而德国是8%;法国的法定退休年龄在欧盟国家中是相当早的,跟希腊差不多。法国人多年来享受着较高的养老金收入和较少的劳动时间,好日子还能持续多久?

随着社会的发展,养老金制度逐渐成为“福利国家”的支柱。福利国家是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出现的国家治理方式,缓和了劳资矛盾,就本质来说,福利国家是富裕阶层花钱买和平。二战后,选举权普及开来,劳动者手中有了选票,从而拥有了数量优势;对政府来说,削减福利开支几乎等于政治自杀。就法国来说,过去30年间要对养老金进行改革的总统或总理都遇到了极大的挑战,进一步暴露了福利国家的困境。

许多国家的养老金采取现收现付方式,让工作的人养退休的人,这样做的前提是新入职的劳动力是不断增加的,否则就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来支持不断扩大的养老金支出。进一步来说,福利国家建立在欧美各国经济持续向好的背景下。工业化迅猛推进,福利支出自然有保证,可如果经济增长停滞或者增长前景不确定,又该怎么办?

经济增长的发动机逐渐熄火,正是法国和其他很多福利国家面临的关键挑战。首先,法国从上世纪60年代就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,2000年老龄化率达到16%,到2050年将达到32%,工业化、城市化完成后的人口增长模式无法支撑现收现付的养老金模式。

其次,技术创新是有周期性的,创新最大的特点是不确定性,如果处于创新低潮期或枯竭期,经济增长必然是乏力的。

第三,制度改革要求降低交易成本,提高经济效率,但利益集团对分配财富的热情超过创造财富,由此会形成僵化的利益格局,导致效率下降。

福利国家的困境早已形成,但为什么矛盾到现在才变得尖锐呢?奥秘在于“购买时间”。简而言之,通过全球化尤其是金融市场的全球化,福利国家可以举债维持财政,也就是将其他国家和社会的财富先“借用”过来,维持自身的高福利。

这种模式必然带来问题:它是否可以持续?举债并无问题,问题在于借来的钱做什么,如果是发展生产,那就是有意义的;如果是用来消费或者发福利,积累起来的债务之山迟早会垮塌。10年前的欧债危机,意味着举债维持福利的做法出现了很大问题,不能再通过举债延缓危机了,也就是说,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供欧美诸国“购买”了。

对法国面临的挑战和困境,马克龙是非常清楚的,要想重振法国的雄风,就不能不给社会动大手术。马克龙改革的意志应该是很坚定的,他表态说,“宁可冒着不受欢迎的风险进行结构性改革,也不要固步自封。”即便如此,马克龙改革的路径和技巧仍有待改进。目前,政府与民众之间的不信任感依旧,加上法国的“罢工”传统,实现养老金改革软着陆,绝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,76%的法国人支持养老金改革,但64%的人不相信政府能实现这个目标。

上世纪90年代以来,法国历届政府都希望改革养老金制度,但无一成功;前总统萨科齐将退休年龄延后到62岁,旋即遭遇连任失败。养老金制度俨然成了法国政治的“雷区”,马克龙要高难度闯关、摆脱国家治理的困境,留给他的时间已十分有限。

▋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。